APP无线揭阳

19910
    “香港众志”的洋葱乱港法
    2019年10月22日 来源:港嘢茶餐厅 编辑:陈建明

    上一章茶餐厅推出《索罗斯乱港的贼心与贼胆》,揭批“金融大鳄”索罗斯再次伸向香港,金援黎智英、戴耀廷等乱港分子,并资助国际律师协会等多家NGO,企图窃取一代代香港人辛苦积累起来的财富。 或为财,或为色,或为权,是乱港派这一群体欲盖弥彰的行为动机。今天,港嘢君将以“香港众志”为例,一起剥洋葱层层揭开乱港派的行动逻辑:它以“民主自决”“民族自立”为幌子,对外频繁窜访西方国家卖惨乞怜、寻求干涉,对内则煽动街头暴力搞乱社会秩序,并勾结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等机构谋求暴力乱港、思想乱港。

    9月28日,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秘书长黄之锋宣布代表海怡西区参加11月份的香港区议会换届选举,妄图洗白身份,更大的祸害香港

    再现“洋葱头”

    黄之锋再次现身选战和街头暴乱,他又像乌鸦的叫声一样发表演说。

    2019年10月17日下午5时,香港新一届区议会选举提名结束,港独组织“香港众志”秘书长黄之锋,因未收到选举委员会主任审查回复,他不仅在社交媒体上发文,还在街头鼓吹“抗争”。

    黄之锋总是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他留着碎发西瓜头,远远看去更像洋葱头。接下来,就让我们像“剥洋葱”一样剥开“香港众志”的暴力面孔。

    黄之锋10月14日在《香港人权法造势大会》上再次放出恐吓言论

    黄之锋乱港之心昭然若揭。10月14日,选举主任马周佩芬以“两个是否”要求黄之锋做出解释:是否以“香港众志”秘书长身份参选,是否支持香港人可以自决前途,提倡和支持“香港独立”是自决前途的选项,若认同有关主张,又怎么会不违背拥护基本法及香港特区的声明?

    面对质询,黄之锋又搞起偷梁换柱的老把戏:他一面明确回应称“本人的立场是任何香港未来前途的决定,应在‘一国两制’的宪政框架内进行”。但是,他又祭出所谓“自决前途”,用“自决”遮掩“港独”的实质。

    黄之锋一边与“勇武”迅速切割,一边又试图积攒人气。其间,黄之锋还通过网络“电报群组”方式向“勇武”暴徒散布消息,怂恿暴徒继续抗争,他本人却终止参与一切暴力行动。

    在“反修例”暴乱期间,黄之锋,还直接将背后撑腰的美国摆上了台面,他高调宣称:“应美国‘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’的‘要求’,向对方提供了本届区议会的选举主任名单。”

    他还放出恐吓言论,“如果他们(指选举主任)‘随便’取消包括他在内的参选人资格,就有可能被美国政府制裁”。

    黄之锋挟洋自重的卑劣行径暴露无遗。有香港法律界人士指出,黄之锋已涉嫌触犯《刑事罪行条例》第二十四条刑事恐吓罪,一经定罪最高可被判入狱5年。

    黑色恐怖、黑色据点、黑帮做派

    近日,黑衣“勇武”暴徒针对不同企业和个人,通过恐吓甚至打砸烧迫令他们噤声,制造“黑色恐怖”,并趁机吸纳一些激进的选民。

    此次“反修例”暴乱中,街头示威者中大部分都是稚嫩的年轻人,也是“勇武”暴徒的主力军。所谓“勇武”暴徒,是指香港黑衣人中喜欢通过暴力与警察、市民发生冲突者,他们不仅肆意破坏私有财产,还蓄意损坏政府大楼、警车以及地铁系统等公共财产。

    “勇武”组织并非单独存在的暴徒组织。今年香港陷入暴乱局势以来,“香港众志”已多次被曝暗中控制“勇武”组织,先后参加反对派组织“民阵”发起的四十余场游行活动。

    每当活动结束后,示威人群中的部分人员便就地换装,摇身黑衣暴徒,他们时而大量聚集与警方对抗,时而分散在各个街区伺机打砸抢烧,甚至无差别攻击普通市民。

    从游行和暴乱现场的视频资料中不难发现,“勇武”暴徒表现出组织有序、训练有素的群体特征。

    在《  黄之锋的“忙乱”头绪  》一章,港嘢君讲过黄之锋、周庭等人是“香港众志”的核心层成员,他们在香港长洲岛秘密建立“勇武”培训据点,由美国CIA人员专门负责“战死沙场”训练,项目包含手语联络、攻击队形、徒手搏警棍、海军陆战队格斗术等,专门用于在暴乱现场阻碍警方执法、冲击警方防线。

    同时,这些“勇武”据点也是存放暴乱物资的仓库。

    2019年8月7日,黄之锋就公开承认,他伙同多名“港独”分子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进行会面。不久,西方势力向“勇武”暴徒提供训练、装备和资金的证据再一次浮出水面。

    “香港众志”不仅是暴乱分子的武装据点,也是为年轻人洗脑的教育基地,它利用年轻人一腔热血,不断通过社交媒体宣扬“勇武”思想,鼓噪年轻人要为“民主事业”视死如归、为“自由”和“民主”抗争。

    这些“勇武”暴徒除了因扰乱公共秩序、破坏公共设施、无差别伤害普通市民而不断被市民指骂、被警方拘捕、被判监入狱,甚至逃亡,没有因这些所谓“英勇抗争”得到半点好处,他们已习惯接受那些简单直接、极具冲击力的图片和视频,完全不主动思考这些内容的来源和事件真相。

    他们已沦为任由黄之锋、林朗彦和周庭等“香港众志”骨干头目向西方势力邀功请赏的资本。

    踩着香港年轻一代的肩膀卖惨乞怜

    “香港众志”不断在网上散布反政府仇恨、煽动暴乱,几名“领袖”人物更是打着“实现众人之志向”的旗号,借助外部势力的黑暗力量,踩着香港青年一代的肩膀,妄想掌控香港的未来。

    今年8月6日,黄之锋与罗冠聪等组织骨干与美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朱莉·艾德在酒店内密会,遵照美方指令发动学生罢课。

    2019年8月6日下午,香港市民拍到"港独"组织"香港众志"头目黄之锋、罗冠聪等4人在香港某酒店与一外籍女士会面。事后,该外籍女子被证实为美国驻港总领事馆政治组主管朱莉·埃德

    最近,他们更是频繁流窜于世界各地卖惨乞怜。

    2019年9月9日,黄之锋经荷兰阿姆斯特丹窜访德国柏林,妄图在德国组织反华示威集会。

    17日,黄之锋与“港独”艺人何韵诗前往美国参加听证会,乞求美国国会插手香港事务,乞求尽快通过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》。

    黄去罗来,乱港不止。继黄之锋之后,罗冠聪又玩起“聪明劫”。他于9月26日在美国国会参加所谓听证会,将自家“勇武”暴徒无差别攻击普通市民的罪恶行径,栽赃陷害给香港警方,为美方通过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》捏造“口实”。

    黄之锋、罗冠聪的内勾外联似乎见得成效。10月6日,自我标榜“自由民主主义者”的澳洲自由党国会议员蒂姆·威尔逊(Tim Wilson)抵达香港,他不仅与黄之锋共同参加街头骚乱,还社交媒体上发消息鼓吹,“为站在香港一方感到自豪”。

    表面上,“香港众志”主张香港“民主自决、自立”,拒绝一切来自外界的干扰和影响。实际上,该组织却派员频繁窜访西方世界卖惨乞怜,寻求外部势力插手干涉。

    香港媒体评论说,这些都是乱港派一贯沿用的老套路,绝非真“本土”、真“自决”。

    2019年10月5日,香港政府为止暴制乱颁布了《禁止蒙面条例》,有效地打击了“勇武”暴徒肆意暴乱的嚣张气焰。无奈之下,“香港众志”又派出骨干周庭在社交平台专门用日文发帖炒作,寻求日本右翼势力的关注。

    在《  周庭的白痴病历  》一章中,港嘢君揭批过“政治花瓶”周庭擅长日语。近年来,她多次游走日本参加电视采访、大学讲座,借机唱衰香港,更是跪舔日本极右翼反华政客,包括主动拜见污蔑中国是日本“亚洲恶邻”的枝野幸男“一起讨论香港事情”。

    近日,“香港众志”骨干成员郑家朗还潜伏进入马来西亚大学校园,举办所谓“香港逆权运动”交流会。

    这起海外“植独”,立即遭到香港大专青年协会总会长李祥福的公开谴责。他一针见血地指出:香港抗争活动越来越趋于暴力是不争的事实,“香港众志”组织向马来西亚年轻人散播错误的暴力思维,以似是而非的理由,将香港示威者的暴力行为合理化。

    “香港众志”的背后,有不少西方基金会的影子,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(NED)就是其中之一。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(NED)成立于1983年,旨在向全世界推广民主。

    该基金会的高管全是美国的前总统、参议员、国务卿或将军。创始人之一的阿兰·韦恩斯坦曾承认,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就是美国中央情报局(CIA)的白手套,“只要你帮美国搞事,要钱给钱,要人给人”。

    对外散布仇警乱港言论,对内设立暴动指挥部

    对于指挥勇武暴徒的“香港众志”来说,他们很热衷频繁炒作仇警话题。

    香港媒体的视频报道显示,2019年10月1日16时许,多名暴徒持械疯狂围攻一名落单警员。另一名警员为解救同事被迫拔枪戒备并警告暴徒。遭到暴徒的铁棍攻击后,这名警员被迫开枪自卫,把暴徒击伤。

    但是,“香港众志”立即在社交媒体祭出春秋笔法,他们断章取义,疯狂炒作所谓“警员暴行”。

    港嘢君在被断章取义、移花接木的视频中发现,不仅没有多名暴徒疯狂围攻落单警员的画面,更没有暴徒持铁棍攻击持枪戒备警员的片段,只有警员开枪击伤暴徒的一刹那,并连续洗脑式地重复播放。

    当天,黄之锋在社交媒体上连发7条消息,他极力将事件定性为“谋杀”,疯狂煽动民众的仇警情绪。他还妖言惑众:警察开枪不是出于自我防卫,而是基于仇恨示威者实施的“谋杀”。

    黄之锋还将矛头指向香港警务处长卢伟聪:“《香港人权民主法案》通过之后,第一个应该制裁的就是你!”同时还发布一张“紧急呼吁”的海报,煽动全港学生罢课抗议行动。

    根据香港警务部门公布的信息,为了吸引青年人充当勇武暴徒、提升社会暴乱等级,“香港众志”还在组织内部设立了组织指挥、外协联络、物资保障、起底文宣等多个职能部门,分工明确。

    同时,“香港众志”还有一支庞大的外围“义工团队”,总负责人为核心人员梁延丰。按照该组织内部规定,义工团队是培养、选拔正式成员的预备队,表现优异者方能成为正式成员,具体职责分工为:

    1.地面行动组。负责发起游行示威活动,并根据个人特长,为组织提供文宣、物资保障等后援支持。

    2.纠察组。专门负责观察警方动向,职能与“哨兵”类似。

    3.“九东”团队。渗透社区争取民意支持,为组织核心成员参与竞选区议员宣传造势,拉拢选票。

    4.街站队。在街头派发传单、拉横幅、制作连侬墙,提升“香港众志”社会知名度,为维持“反修例”热度提供文宣支持。

    5.粉丝团。在“香港众志”线下社会活动中充人头,为组织核心成员站台助威、宣传造势,同时在社交媒体转发扩散“香港众志”帖文,营造舆论热度。

    借“教协”之壳校园“植独”

    “香港众志”的外协联络部门与香港各个反对派政党、高中、大专院校以及港内外媒体等建立勾连渠道。

   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(简称“教协”)是由香港大学、中学、小学、幼儿园各级学校教师组成的工会组织,会员将近10万人。“反修例”骚乱期间,该组织暗中配合“香港众志”,不断鼓动协会职工煽动蛊惑校园学生参与罢课行动,将大量未成年人推向暴力前线充当政治炮灰,制造民意假象:

    6月9日,“香港众志”在社交媒体上扬言,它将伙同“教协”从当月12日起连续发起“堵截立法会”行动;

    6月12日,“教协”果然以“社会形势严峻”为借口发动教师职工进行罢课,一些不良教师还鼓动学生参与街头骚乱,利用在校学生为“香港众志”旗下的“勇武”派充当人肉盾牌。

    更为讽刺的是,鼓吹街头打砸抢烧的罪魁祸首黄之锋居然成为“中华传统美德名人”。据香港《文汇报》报道,香港一所教会中学的教材中不仅将黄之 锋奉为“中华传统美德名人”,还称赞他在此前组织的“反国民教育”示威游行中表现出“过人的口才和应对”。

    这部颠倒黑白的教材中,黄之锋煽动暴徒“包围政府总部”违法“占中”等斑斑劣行,更被当做他入选“中华传统美德名人”的论据。

    如此颠倒黑白,已成为香港教育界的笑料。香港教评会主席何汉权批评说,该教会中学以黄之锋为“中华传统美德名人”的示例,完全是对中华文化的极大扭曲。

    “中华文化会去强调要包围警署、破坏法纪、脱离中国?”何汉权还揶揄道,“如果把黄之锋作为一个负面人物、反面教材,我反而可以接受。”

    香港民众也广泛质疑,黄之锋之流有忠孝仁义、礼义廉耻吗?让一个“逢中必反”的人做示范人物,是在玷污中国的传统伦理道德。

    这一出颠倒黑白的闹剧,也暴露出香港教育界的深层次问题。香港教育局副秘书长康陈翠华一针见血地指出症结所在:当前,不仅通识科教科书无需送审,市面上流通的多套所谓高中通识教育科“教科书”也都未经官方审批。

    这些所谓教科书粗制滥造、颠倒黑白却被多所学校采用,成为黄之锋之流煽动暴力的宣传品,正是瞄准了年轻群体冲动易怒的弱点,乱港暴徒把年轻人的一腔热血化为街头暴力的灰烬。

           


    热点新闻